信用动态_守信典型人物

【诚实守信】刘广明、李明丽:拾荒夫妻为供儿留学欠债10万捡到3万仍上交

发布时间:2018-04-12|来源:中山文明网|专栏: 守信典型人物

分享到

刘广明

李明丽

■好人档案
好人姓名:刘广明、李明丽
好人身份:中山市港口镇西街社区居民
好人类别:诚实守信
好人事迹:刘广明和李明丽夫妇居住在港口镇西街社区不到20平方米的铁皮简易出租屋里,从事捡拾破烂、收购废品有十年。
夫妻俩育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已经结婚,为了供小儿子到韩国留学,夫妻俩向亲戚借了10多万元外债。然而,在8月19日下午,李明丽碰到“天上掉下了馅饼”的好事,无意中捡到了2.6万元。面对那么大额的意外之财,夫妇俩却想到失主一定很着急,次日一大早就把捡到的挎包交到西街派出所。他们说,“我们虽然艰苦,但意外之财不能要,捡到别人丢失的东西,就更不能昧了良心,物归原主,我们只是做了自己本分的事。”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,刘伯和李姨用自己的行动弘扬了社会正气,不仅感动了失主余先生,更让我们所有人感受到了来自社会大家庭的温暖:人间,有爱!

港口镇西街社区,不到20平方米的铁皮简易出租屋里,刘伯在收拾着刚回收的几件小电器,因存放位置较高,妻子李姨过来帮忙。对于日前意外捡到近3万元钱,夫妇俩反复说,“我们虽然艰苦,但意外之财不能要,捡到别人丢失的东西,就更不能昧了良心,物归原主,我们只是做了自己本分的事。”
广州南站意外拾包
8月19日,李姨从安徽老家赶往中山,在广州南站安检处意外捡到一个挎包。“当时那个包跟我的放在一起,过了安检后,却没人拿那个包,我等了会,还是没人拿,我就捡起了它。因为人又多,那个地方又大,我不知道怎样处理,加上坐了很长时间车,头有点晕,而去中山的轻轨又要开了,就想回来再处理吧,自己租住的地方附近就有个派出所,到时交到派出所。”李姨说。
刘伯说,李姨回家后心神不宁,老是唠叨着“别人一定很着急,我们要想办法找到丢包的人”。李姨说:“儿子也打电话问我到了没有,我把捡到包的事告诉他,他也劝我好好找找,看包里可有其他证物可以找到失主。”
两人检查发现,挎包里有两沓百元现金和一沓零的百元钞票,还有失主的一个驾驶证及一张名片。
次日早上交派出所
“捡到钱的当晚,我们夫妻一夜没睡好,一是想到失主会担心,再就是突然捡到这么多钱,相当于我们一年的收入,说实话不动心是假的,可话又说回来,我们庄稼人实在,祖辈留下的不义之财不能要的教诲不能违背,做人要讲良心,于是决定第二天就把包交到派出所。”刘伯说。
据中山市港口镇西街派出所社区民警蔡警官介绍,20日早上,刘氏夫妇拿着一个黑色的男士挎包来派出所报案,并说明了相关情况。民警打开挎包一看,发现里面有三大沓钱和一本驾驶证等财物,经清点共2.6万余元。根据驾驶证的个人信息,民警很快联系上了一名余姓男子。
当失主余先生拿到失而复得的2.6万元时,心情十分激动,他说:“一直觉得这样的好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,但现在轮到自己亲身经历,感觉社会正能量还是无处不在的,备感温暖。”
据余先生描述,当日,他前往广州南站乘车,在过安检的时候把挎包丢失了,之后他立即在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报了案。这段时间,他睡不着觉,吃不下饭,直到接到了西街派出所的致电,紧悬的心才放下来。
回收破烂供儿留学
据刘伯介绍,他与妻子来中山从事捡拾破烂、收购废品有十几年了,以往每年能有5万元左右收入,但去年开始生意不太好了,“一年也就两三万元。”家里父母都不在了,大儿子已结婚生子,小儿子在韩国高丽大学读书,现在还欠10多万元外债。
李姨说,家里还种着20亩地,农忙的时候自己回去拾掇拾掇,忙完农活后又来中山跟丈夫一起回收废品。每天早上7点左右出去,晚上六七点回来。
刘伯夫妻租住的是一间简陋的铁皮出租屋,被隔成里外两个单间,总共不到20平方米。外面一间临街,堆满了废旧电器和其他回收杂物,里面一间是夫妻俩的“卧室”,一张自己搭建的床铺虽简易却简洁,一台回收的电视机也就几英寸。床与电视间只能勉强过人,与“卧室”相连的是个卫生间,面积也就两三平方米,有一台旧洗衣机和一个灶台,很显然主人洗衣、做饭都在这了。
刘伯和李姨,一对并不富裕的农民夫妻,用自己的行为告诉我们,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是不应该私自占有的。他们不仅感动了失主,更让我们所有人感受到了来自社会大家庭的温暖:人间,有爱!
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