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员失信非小事

日期:2015-12-23   来源:中国青年网

求学时有一段时间老看英文原著,当读到《简·爱》中有一个情节——简·爱被舅妈骂为“liar”(骗子)时极为伤心,后来还为此不断努力洗脱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因为,在中国,随口撒个谎似乎司空见惯。

可不,这几天的一个舆论热点就是,全国许多地方在档案中修改年龄、增删履历已经泛滥成灾——“改小10岁”稀松平常,某女官员档案除了性别一栏是真的,其余均造假。我偶尔也曾听说某某官员改小了年龄,某某隐瞒了分房,但大家似乎对此早已见怪不怪。

撒谎涉及诚信问题,这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,中西皆然。我在欧洲时恰逢荷兰巴尔克嫩德政府倒台,其间接因素居然是索马里裔女议员阿里个人材料“造假”。

从2003年开始,阿里在荷兰声誉鹊起,除了她是首位移民女议员,最令人关注的是她的女权主义强硬做派。阿里与著名画家梵高的侄孙特奥·梵高合作拍摄《屈服》,顶住被追杀的危险不向宗教极端分子低头,因而成为荷兰人气很高的政治明星。

不料,有些飘飘然的阿里2006年在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中公开承认,1992年自己申请避难荷兰时曾经“说谎”——修改姓名、年龄和履历。这使得阿里的命运风云突变,也引发荷兰政坛地震。强硬的移民大臣威尔冬克(亦是阿里所在的VVD党内的一位女强人)致电阿里,宣布其荷兰国籍无效。不得以,阿里宣布辞去议员职务,漂洋去美国。阿里不仅为14年前的一个谎言付出了代价,而且导致整个荷兰政坛政治力量重新洗牌,巴尔克嫩德内阁因此倒台。

阿里诚信“贞操”的丧失,不仅让个人身败名裂,惶惶如丧家之犬,而且连带搞到一个政府,让人唏嘘。

诚信是一个人品行的核心要素。孔子说: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”。从历史上看,我们的祖先曾经如此珍视“诚信”,讲诚信是对“君子”和“士”的起码要求。这就是为什么曾参杀猪立信、商鞅徙木立信的故事能流传千古。

即使在一个法治社会,法律条文不可能细致到社会的方方面面,讲诚信依然是社会的道德基础,许多行为依然要靠诚信来支撑。一个简单的例证是,在德国和比利时,坐地铁时并没有“闸机”,人们自觉到墙上票机上刷卡。

诚信意味着尊严。是君子还是小人,讲不讲诚信是一个硬杠杠。我在欧洲多年,住酒店“check out”时从未有过“查房后再离去”的要求,原因是大家都讲诚信。正因为人家相信你不会私拿宾馆物品,所以才让你有尊严地离开。反观国内,也许是太多人不自觉,“check out”要“查房”成为一个例规。每次一遇到此环节,我都觉得不爽——因为不被信任、不被尊重而不爽。

硬币的另一面是,一些人挖空心思“钻空子”。“钻空子”已经泛滥成当今社会的“潜规则”,肆无忌惮,许多人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如今,“钻空子”居然肆意发展到改年龄、改名字、改学历、改履历这等荒唐的境地,令人扼腕。

人病了,得用猛药;社会病了,得用铁腕。消息传来,全国各级组织部门开始“亮剑”,对干部人事档案分级、分批展开系统专项审核。我们希望,这不是一锤子买卖,让“诚信”之风能涤荡被污染的人心。(吴黎明)

意见反馈 问卷调查 小助手